www

新闻是有分量的

小学生赊账吃零食,美联储若降息 美国经济将在随后3个月内陷入衰退

2019-08-02 08:00

  根据德意志银行首席股票策略师查达(Binky Chadha)汇编的数据,1950年代以来,美国联储已经先后启动过19个宽松周期,其中最后一个,不必说正是开始于大约十年前,即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在这个周期当中,为了刺激经济复苏,联储使用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宽松政策,这些政策的设计和效果直至今天也争议不断。

  不管怎样,事实就是,这19个宽松周期当中有9个,或者说几乎一半的周期,最终美国经济都滑入了衰退的境地,而且最近的三个宽松周期都属于这种情况,首次降息三个月之内,经济就都遭遇了衰退。

  那么,这些降息周期开始后,经济的具体走势都是怎样呢?

  首先,好消息在于,目前即将迎来的是一种 “保险性”降息,而历史记录显示,这种降息开启的迷你宽松周期,其最明显的特质就在于,经济在两三个月内就将迅速迎来增长大幅度提升的拐点。

  事实上,当下的各种风险资产行情也已经充分消化了这种可能性,意味着站在现在的立场上,真正决定这些资产价格下一步走势的主要因素已经和联储无关。

  在德银看来,在当下的架构之下,经济是否能够真正拥抱增长,关键还是要看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是否能够获得一个让人安心的解决方案。

  那些最终结束于衰退的降息周期当中,供应管理协会的采购经理人指数都会日益疲软,最后在首次降息后第八个月前后触底,底部的读数很低,中值为36。

  这些衰退降息周期当中,标普500指数都遭遇了彻底的熊市,典型行情是距离之前的顶部下滑27%,而大部分的损失都出现在联储开启宽松政策之后。事实上,标普500指数要见底,至少也要等到首次降息之后五个月左右。

  至于那些没有以衰退收尾的降息周期,其特点则在于,采购经理人指数在宽松周期开始后也会小幅下滑(中值48),但是首次降息后两三个月时间内,经济增长就会迅速实现反弹。股市最初一般也会下跌(典型跌幅7%),但是很快就会触底,转向上涨。

  整体而言,标普指数在六个月时间里就将回归到降息开始前的水平,而且这些周期当中的每一次,指数都有所斩获,平均涨幅12%,相当可观。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联储一般而言都是目睹了领先经济指标增长明显减缓后,才会开始降息。具体而言,联储只要看到领先经济指标六个月周期内增长呈现下滑态势,就会启动降息,哪怕具体的降幅不大。

 

  当下而言,领先经济指标2018年9月后,增长就选入停滞,现在,近六个月增速已经降低到了零,再进一步就会变成负数。

  从这个角度说来,联储这次即将进行的,被金融市场广泛预期和消化的降息,将是很适时的。平均而言,联储都是在采购经理人指数见顶后大约八个月,已经降至50左右时开始降息的,当前这次降息在这个方面也是符合历史情况的。

  美联储在7月30日和31日召开议息会议,并将于北京首件周四凌晨公布利率决定。市场广泛预期美联储本周会降息25个基点

  只不过,一般而言,联储都是在标普500指数见顶大约四个月后才开始降息,而且那时候,市场的下跌已经很明显了(跌幅中值12%)。众所周知,眼下美股市场还在持续上涨,不断刷出新高,这是与之前的降息历史记录有所矛盾的地方。

  事实上,正如德银所指出的,“目前在标普500指数接近或者处于创纪录高点时开始降息,与之前的普遍模式就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差异,事实上前例仅有一个,即1995年 ”。

  不过,历史数据已经告诉大家,联储之前的宽松周期只有一半是以经济增长的迅速反弹为其特征的,即所谓迷你周期。

  正如前文所指出的,联储面对经济减速局面,以降息应对,19次当中有近一半,即9次,经济最终都陷入了衰退。这9次当中,标普500指数平均而言都是在联储开始降息后五个月时才见底。

  与此同时,在那些迷你宽松周期结束时,标普500指数都是在六个月内回归到宽松前水平,最终平均上涨12%。这种经济增长迅速反弹的结果(目前风险资产价格已经予以充分消化)正说明,推动这些资产价格走势的主要因素,已经与宽松货币政策无关。

  下面是查达研究报告一些更加深入的细节,首先从联储本次降息的适当性谈起,但是最后……

  1.债市行情与增长密切关联,风险资产折射经济增长大幅反弹前景。

  这个周期当中,债市指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唯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等领先经济指标马首是瞻,关联度达到69%。去年11月以来收益率的持续下滑也与经济增长的减速彼此呼应。

  与此同时,以标普500指数为代言人的股市,却呈现出另外一个故事。通观过去二十年,指数相对于其两白天移动平均线(标志了大盘趋势)的移动原本也一直与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等领先经济指标密切关联(关联度63%)。

  然而,自今年6月上旬以来,两者却日益脱节,事实上,只有采购经理人指数从目前的51.7大举迅速反弹到57附近,才能和当下的美股行情匹配。

  事实是,上周末,摩根士丹利就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经济和股市之间的脱节程度,现在已经创下了历史纪录。

  就价位而言,这就造成了标普500指数目前比较之经济增长相应的公平值高出大约10%的结果。

  标普500指数不顾盈利增长已经长达十个月陷于停滞的现实,不断冲击周期的新高,而与此同时,投资等级和高收益率债券的信用利差也不断在去年达到的极度紧缩基础上不断扩大。

  利差也和增长指标高度关联,近二十年总体来说,投资等级债券与整体采购经理人指数关联度78%,高收益率债券更达到83%。这也就意味着,当下的信用利差要比经济增长现实所对应的水平更加紧缩,这就意味着它们的定价也指向经济大举反弹的方向,只是没有股市的力度那么大罢了。

  大宗商品方面,黄金价格已经突破了近七年的振荡区间,正日益成为市场密切关注的焦点。相对层面而言,工业金属/贵金属比率也和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有着高达77%的关联度……

  ……和美国国债更是关联度达到85%,三者大体是同进退的。

  2. 未来的增长减速——全球企业盈利都将令人失望。

  经济增长是企业盈利的主要驱动因素,而当下全球各采购经理人指数,尤其是制造业指数,自2018年初以来一直是持续下滑的态势。

  在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近九个月一直在下滑,已经从60以上降至当下的51.7。出口订单又是采购经理人指数的前瞻指标,前者显示后者很快就将跌破标志扩张与收缩分野的50关口,其他一些类似性质的指标也发出了一样的信号。

  领先经济指标的增长,目前也走到了随时可能变成负数的拐点。未来几周将陆续发布的第二季度企业盈利数据将是下一份至关重要的材料,让大家能够对增长现状有更清楚的认知。

  历史记录显示,过去的降息总是在令人吃惊的重大经济利空成为现实后才姗姗来迟,这也是我们认为当前这次降息的幅度可能远远不够的原因之一。德银自上而下的研究模型将美国企业盈利、美国和全球增长,以及美元等诸元都纳入进去,也发出了目前大家对盈利的一致预期过高的信号。

  因此,我们预计未来将出现持续的财测调降,要不然,市场就将不得不面对企业表现一再令人失望的局面。与此同时,欧洲的盈利预期也存在类似的过度乐观问题,最近几周以来,已经颇有一些企业发布了消极的财测。

  至于日本和新兴市场,虽然企业盈利预期已经大幅下调,但在现实面前依然显得脆弱,未来经济增长和企业利润方面还是随时可能出现爆炸点。